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:::
  • 首頁
  • 興新聞
  • 【媒體報導】植病專家培育精銳菌種,枯草桿菌讓草莓碩大鮮紅,病蟲害變少,農藥減更多

【媒體報導】植病專家培育精銳菌種,枯草桿菌讓草莓碩大鮮紅,病蟲害變少,農藥減更多

更新時間:2020-02-12 09:47:08 / 張貼時間:2020-02-12 09:42:04
興新聞張貼者
單位秘書室
新聞來源上下游
379
稿源:2020-02-11/上下游/蔡佳珊

來到苗栗大湖農民吳聲寶的草莓園,茂盛濃綠的葉片下一顆顆碩大無朋、鮮紅欲滴的果實,滿園欣欣向榮叫人驚艷。原來,農藥減半不是夢,就連最嬌嫩難顧的草莓也做得到,而且植株更加豐產又健康!

笑咪咪的農友背後有著高人指點。指導吳聲寶做到農藥減半、善用有益微生物的老師,就是中興大學植病系退休教授曾德賜。曾德賜長年倡議植物醫師制度,並發展微生物製劑,此次與農業科技研究院合作,輔導種植各種作物的農友作試驗,成果斐然。

「我種了二十幾年草莓,這是最省時省力的一年。」農友說,以前農藥行會配很多農藥,不過現在有老師輔導,大部分的藥都省下來,「所以我非常贊同植物醫師,有什麼病,開什麼藥,對症下藥!」

大果比例高達75%,完全不用勃激素

整個大湖都是草莓園,吳聲寶的園子卻顯得與眾不同。大多數草莓園都有缺株的問題,有的比例甚至高達五、六成,看過去一片稀稀落落。不然就是葉片黃化、葉片薄且軟趴趴,不時遭受炭疽病和鐮孢菌的侵襲;蟲害方面,俗稱「紅蜘蛛」的二點葉蟎也很猖獗。

然而吳聲寶的草莓園,滿眼綠葉特別深濃,不僅不缺株,且葉片數量極多,每一片都相當厚實堅挺。再細看草莓果實,大果比例高達75%,比往年表現都好,完全不用勃激素,口感扎實不空心。不僅整體產量提升二、三成,風味也更佳,讓夫妻倆摘得樂開懷。

抗病抗蟲不缺株,植物強壯又豐產

吳聲寶原本就是精準用藥的農民,化學農藥用量低,如今更減少五成以上。他詳述,定植後的兩個月需要預防病害,從前約10天噴一次藥,現在延長到20天。隨即進入採收期,噴藥頻率更低,原本大約一個月防治一次紅蜘蛛,現在時間也拉長,從定植到現在四個多月才噴三次。

曾德賜欣慰指著草莓葉說,「健康的葉片,紅蜘蛛不喜歡吃。」這個草莓的大敵,在吳聲寶園中幾乎看不到。「葉子厚,就耐逆境,植株健康,果實就碩大扎實、有自然風味。」而炭疽病和鐮孢菌也幾乎絕跡。

抗病抗蟲不缺株,植物更強壯又豐產,到底怎麼做到的?

原來曾德賜輔導農友使用的秘密武器,就是「枯草桿菌功能性營養配方」。吳聲寶表示,有葉噴和用水帶隨水澆灌土壤兩種方式,雙管齊下,「上面3-4天噴一次,下面7-10天一次。」如此一來,不只用藥減少五成以上、連肥料也省了四、五成。

來自霧峰芭樂園的精銳菌種

「枯草桿菌在自然界中原本就普遍分佈,」曾德賜是植病權威,過去在分離病原菌時,發現只要有枯草桿菌存在的地方,病原菌就長不出來,因而研究起枯草桿菌。

他從各地各種作物的根圈和栽培介質中去分離篩選,例如這支名為「WG6-14」的菌種,W代表來自霧峰,G代表來自芭樂(Guava),也就是從霧峰的芭樂園中篩選而出的一支枯草桿菌。

微生物製劑常見的問題,就是噴灑後成效不彰,或是保存不易,保存期限短,溫度稍有變化就死掉。不過曾德賜篩選出最強壯的菌種,不僅成效明顯,且可在低溫攝氏10度以下保存一年。

如何培育出最強的兵?曾德賜解說,首要的篩選的標準,就是要能形成「內生孢子」。「先用攝氏100度熱水煮五分鐘,能活下來的就是孢子。」枯草桿菌在內生孢子狀態時,抗逆境能力特別強,「孢子可以睡覺,渡過惡劣環境。」

經過高熱的試煉,當然還要可以抗病原菌,「就是只要有它長的地方,病原菌就不敢過來。」此外,最好還要能夠促進植物根系的生長,這要依賴枯草桿菌的代謝物質。

用最好的營養包,養最好的兵

養兵需要糧草,因此培養菌種的營養和環境條件極為重要。養料的配方、溫度適當、供氣量足夠與否,都會影響枯草桿菌的品質。菌種也必須要夠純,不能有雜菌。曾德賜篩選出的枯草桿菌,濃度在1c.c.就有1000億個,拿去培養皿繁殖,幾乎看不到雜菌。

這些有益微生物除了可以發揮對付害菌的拮抗作用,還能「帶便當」給作物吃。曾德賜解釋,培養益菌會給予不同的養料,如魚粉、黃豆粉、黑糖等,益菌將之分解轉化後,作物會更容易吸收。而益菌生成的代謝物質,有抗病菌和促進植物生長的效果。

「用最好的營養包,養最好的兵。」曾德賜說明,這養料可以根據作物在不同階段特別需要的養分去調整,需要多點氮肥時就用含氮量高的養料去養菌,開花期就要多點含磷成分,果實快要成熟就多用點含鉀的成分。

吳聲寶工寮內有一個專門設計來培養菌種的發酵大桶,把養料和菌種投入後,以最適溫度加熱,在定溫下持續攪拌七天,讓菌種把營養完全分解轉化,此為「優厚培養」。曾德賜解說,「孢子遇熱,有水、有營養,它就醒來,開始分解營養,分解完植物就更好吸收。菌種還會分泌代謝物,例如酚酸,對根系很好。」

農科院研究員黃文的介紹攪拌菌種和養料的設備,經過特殊設計,可定溫透氣充份攪拌
農友:氣候導致新問題層出不窮,農藥不足以應付
另外一位也在大湖的合作農友張美丹,種的是高架草莓,「我一直往無毒的方向在走,像高架草莓這種高度,噴藥自己都在吸。」

張美丹去年開始使用枯草桿菌營養液,12月開採以後就不再用化學農藥,五天噴一次枯草桿菌。「今年不只病害比較少,效果最好的就是二點葉蟎。以前每個月要噴一次,一次就是三、四千塊的農藥錢,今年從頭到尾只有噴過一次。」

張美丹和吳聲寶也提到,草莓農常常苦惱買到了帶病的種苗,可是又不見得有能力和時間自己育苗,此時枯草桿菌營養液也能幫上忙。不論是自己育苗還是購買種苗,在種下去之前,把根系浸泡在枯草桿菌營養液中,將益菌帶入土中,將來就能頭好壯壯。

吳聲寶說,現在氣候變遷劇烈,每年都會冒出新的問題,連經驗老道的農友都頭痛不已。譬如這些年豐香品種越來越難種,許多人改種可抗白粉病的香水品種,但是這品種一遇炭疽病和鐮孢菌,「沒幾天就掛掉,讓農民措手不及,以前豐香至少可以撐半個月。」

吳聲寶舉例,像鐮孢菌造成的「大小耳」——草莓是每三葉一起成長,染病後三片葉會有一到兩片變得畸形縮小,接下來就枯萎,「根本噴藥也沒用。」炭疽病若初期沒發現,之後發作也是無藥可醫。所以現在光是農藥已經不足以應付層出不窮的狀況。

「大湖的草莓農很先進的,觀光客那麼多,非萬不得已我們不用農藥。」吳聲寶說,現在有老師以植物醫師角度輔導,就更知道如何選擇低毒性、專一性的農藥,更重要的是許多問題根本不需要農藥。例如下雨過後農民常常馬上噴藥,但是其實只要使用鏈黴菌加亞磷酸就能預防病害,而且很便宜。

菌種加設備一起推,以產銷班為單位購入最划算
東西好用歸好用,農民最關心的,還是成本。微生物製劑經常給人昂貴印象,用量不夠多根本看不到成效,用量一大就傷荷包。

不過中興大學這套技術,包括菌種和設備可一起輸出,根據農科院植物科技研究所研究員黃文的估算,八分地草莓園只要兩萬元,就可以用三個月,整個草莓季五個月也不到四萬,比起農藥資材光是一分地就動輒四、五萬元,便宜太多,相差可達十倍。

黃文的表示,一桶菌種和養料倒入大桶中培養,可以變成20桶營養液,這營養液平常終端售價一桶大約800-1200元。但農民可以產銷班為單位來購買設備,自己培養菌種,費用還會再大幅降低。

這套技術目前尚未量產,何時可以上市?黃文的說,這套中興大學的技術,已由農科院在屏東農業科技園區成立微生物製劑先導工廠,未來可協助廠商執行產業化工作,可望今年開始營運。

「成本下降、產量品質又提高,他是兩頭賺。」黃文的解說,枯草桿菌營養液澆灌下去,可強化根系,並可協助作物分解吸收土壤當中的肥料營養,因此對農民而言不只節省農藥還節省肥料。

微生物製劑推廣需要專業細緻導入,植物醫師刻不容緩
撒豆成兵,有益微生物的運用必須持續下去,才能幫助土壤恢復豐富平衡的菌相。因此微生物製劑的推廣,必須要有更細緻的導入,「該如何使用都需要專業,否則使用方式不對、效果不好,就影響農民的使用意願和信賴度。」黃文的強調。

這天草莓園下著毛毛雨,曾德賜說,「可惜,要不然蜜蜂很多!」因為減少用藥、環境生態變好,蜜蜂飛舞,又能幫助草莓授粉完全,減少畸形果。自然界的一切都是環環相扣。

農委會號稱要十年農藥減半,需要的是綜合性的解決方案,並確保農民收益穩定度。曾德賜苦口婆心屢次呼籲,只有力推植物醫師,才可能做得到農藥減半,否則只是虛幻口號。「每年少花五十億的農藥錢,減少的環境污染更可觀,對農民也不傷身。」他一再強調,延宕多時的《植物醫師法》,必須儘速通過。
中興大學植病系教授曾德賜退而不休,奔走農園協助農民,並推動植物醫師制度(攝影/蔡佳珊)

中興大學植病系教授曾德賜退而不休,奔走農園協助農民,並推動植物醫師制度(攝影/蔡佳珊)

枯草桿菌和病菌之間的拮抗表現,可看出病菌都不敢靠近枯草桿菌。下圖左邊為枯草桿菌,右邊為水稻病菌紋枯病菌、白絹病菌、徒長病菌(由左至右)(圖片提供/ 曾德賜)

枯草桿菌和病菌之間的拮抗表現,可看出病菌都不敢靠近枯草桿菌。下圖左邊為枯草桿菌,右邊為水稻病菌紋枯病菌、白絹病菌、徒長病菌(由左至右)(圖片提供/ 曾德賜)

草莓果實紅潤健康,園中病蟲害幾乎絕跡(攝影/蔡佳珊)

草莓果實紅潤健康,園中病蟲害幾乎絕跡(攝影/蔡佳珊)

Bac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