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:::
  • 首頁
  • 興新聞
  • 【公關組】興大新生張煜承 農耕10年插秧速度過人

【公關組】興大新生張煜承 農耕10年插秧速度過人

更新時間:2020-10-07 15:59:16 / 張貼時間:2020-10-06 16:10:42
興新聞張貼者
單位秘書室
新聞來源秘書室媒體公關組
1,073
中興大學植物病理學系大一新生張煜承,家中三代務農,他從國小三年級就幫忙下田,10年的田間經驗,讓他練就了一身好功夫,從插秧、農耕機操作、田水控制、植物病害觀察樣樣難不倒他,特別是他的插秧速度過人,堪稱專業插秧手,今年以特殊選才管道入學。

張煜承畢業於員林高中數理實驗班,原國中會考成績5A已達錄取彰中標準,但他為了顧及家中經濟及協助農務,就近就讀員中。去年12月雖已透過特殊選才方式錄取中興大學,但他還是繼續準備學測,想了解自己的實力,最後考出55級分的好成績,已達台大的門檻。

求學路上,張煜承沒有外界第一志願的迷失,家中長輩也建議在臺灣學習農業技術,首選是中興大學,因此進興大是他唯一的志願。從小看著父親忙碌於田間的身影,張煜承早就訂定目標要接續父親的水稻耕作,進入大學是為了想對植物疾病有更深入的了解、更精確掌握田間管理方法,用新技術與新思維協助父母,未來更希望找到志同道合的夥伴,發展耕作新模式。

農民靠天吃飯,是張煜承的深切體會。曾有一年颱風來襲,家中稻作全被打倒,那年家中完全沒收入,投入的心血一夜之間全沒了。在所有農務中,他覺得最難熬的是插秧,雖然現在都以插秧機居多,但有一些角落或機器到不了的地方都要仰賴人工,冬天清晨特別冷,一大早就要踏進冷冰冰的爛泥地,常令他瑟瑟發抖,但他告訴自己不能退卻,撐過去!而二期稻作通常在夏天,正是臺灣最炎熱的時候,插秧時汗流浹背,下田的酷寒酷熱,就造了他高度的忍耐力。

家中承租種植的水稻面積有十甲地以上,約9.7公頃,張煜承是父親最得力的助手,幫忙控制水田的水量、判斷插秧的時間點與觀察水稻的病蟲害,每個環節都會影響收成。他覺得務農的成就感來自於每個環節的判斷正確,幫助家人帶來的滿足感,遠勝農作的勞累。

父母對他的期許是「腳踏實地,作一個正直的人」,踏著泥土長大、從小幫父親分憂解勞的張煜承,希望在10年的農作經驗之上,從他最熟悉的水稻出發,跟著興大植病系的教授,了解植物病害蟲的原理,以及農藥的成份、作用及影響,未來用更科學的方式管理農務。

興大109學年度特殊選才招生簡章已公告,報名期限10月28日至11月18日,簡章網址:http://recruit.nchu.edu.tw/college-exam/special/109/109special_Schedule.pdf


校園會客室/植病系新鮮人 插秧和機器一樣快

稿源:2020-10-07 /聯合報/喻文玟

中興大學植物病理學系大一新鮮人張煜承,家中三代務農,十歲就開始下田幫忙,練就一身「插秧功夫」。透過特殊選才入學,自傳提及高中假日都在田裡打工,學費全靠機器無法代勞的區域,插秧賺取而來,讓教授眼睛為之一亮。選擇植病系是想學習田間管理,對水稻病變、農藥使用更精準掌握。

十歲起種稻 假日都耗在田裡

張煜承今年從彰化員林高中數理實驗班畢業,國中會考成績5A,當年可錄取彰化高中,為家中經濟,放學回家農務,就近入學選擇員林高中。去年十二月錄取興大,仍衝刺學測了解實力,考五十五級分已達台大門檻,但他沒有被外界認為的第一志願迷惑,興大農學院是唯一選擇。

「農民靠天吃飯,曾有一年颱風來襲,家中十甲稻作全被打倒,雙親投入的心血,一夜之間全沒了,整年收入也沒了…」張煜承說,一家五口,每年扣掉成本,父親種稻營利僅卅五萬元,奶奶年歲已高,需看護照顧,他看父親辛勞,高中憑著對農務嫻熟,放學、假日到處插秧打工賺學費。

插秧最難熬 寒冬酷暑不退縮

「所有農務工作,最難熬的是插秧。」張煜承分享,現在田間以插秧機居多,但有些角落或機器到不了的地方,仍須仰賴人工,這就是他大展身手的舞台,練就插秧速度能與機器一樣快。

「插秧最難熬有兩個季節,冬天清晨特別冷,天剛亮就要踏進冷冰冰的爛泥地,瑟瑟發抖的經驗,永生難忘。」張煜承告訴自己不能退縮,要撐過去;第二難熬是二期稻作的夏季,汗流浹背下田,酷寒酷熱,也訓練出他高度耐力與毅力。

改善病蟲害 發展農耕新模式

從小看著父親耕種的身影,張煜承很早立志要接續父親水稻耕作。他說,水稻噴農藥會影響豐收或歉收,在水稻受病蟲害侵擾前,就要判斷植病類型再施藥,高中化學課和過去經驗都沒有農藥成分、作用及影響,讀植病系就是要精進這一塊。

張煜承對農務有明確目標和願景,希望找到志同道合的夥伴,發展耕作新模式。未來擬考取農化應用碩士,研發有助生產和安全的農藥,與姊姊合作傳承父親的品牌。

Bac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