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:::

【學者評論】烏克蘭危機 走到轉折點

更新時間:2022-02-23 09:53:39 / 張貼時間:2022-02-23 09:48:05
興新聞張貼者
單位秘書室
新聞來源聯合報
1,120
稿源:2022-2-23/聯合報/民意論壇/楊三億/中興大學國際政治所教授、全球和平與戰略研究中心主任

烏克蘭東部危機持續數月,過去幾個月來西方國家與俄國頻進行穿梭外交,今年元月起德法俄美烏等國外交部長級以上的電話、視訊、實體會議已超過二十餘次,目前歐洲局勢謂之冷戰結束以來最緊張的時刻並不為過。

烏克蘭自二○一四年爆發危機以來緊張情勢從未停歇,法德俄烏四國簽訂的明斯克協議也未能發揮作用,這說明俄烏對明斯克協議抱著草草簽署、無心遵守的心態,兩國交互指責對方是協議破壞者,指責對方支持分離主義叛亂或進行「種族滅絕」。熟悉國際政治的同好們都可以聽得出來,全球其他地方各強權們也經常以此指責對方、且陷入各說各話困境中。

為什麼烏克蘭危機延宕近八年、衝突區域陣亡人數高達一點五萬人,各方卻始終不願在明斯克協議下停火尋求和平?原因是烏克蘭地緣戰略太過重要,俄國與西方皆無法承擔烏克蘭淪為對方的勢力範圍。

烏克蘭戰略重要性從地理上可見,如果烏克蘭加入北約,烏克蘭離莫斯科最近的邊境城市中布達,距離莫斯科約為六百公里,以美軍當前主力戰車M1系列的行進極限速度,在不考慮其他阻礙因素情況下,M1戰車可於九小時內抵達莫斯科。

相對來說,如烏克蘭重回俄國勢力範圍並加入俄國的集體安全條約組織,那麼俄國就能直接切入中東歐地區,讓鄰近波蘭、斯洛伐克、匈牙利、羅馬尼亞重新感受戰爭威脅。

所以,我們可以看到過往烏克蘭歷史:歐美俄積極介入二○○四年與二○一四年兩場革命,但兩次革命都以親歐領導人上台、親俄領導人下台作結。對普亭來說,二○一四年占領克里米亞與頓巴斯地區只是補償俄國的一項舉措,明斯克協議僅是短暫停火的工具,但各方無意長期遵守。

烏東地區的緊張情勢只會增加不會減少,普亭正式承認烏東地區兩共和國獨立地位,決定徹底推翻明斯克協議;他同時下令俄軍進入烏東地區,代表將以戰逼和;普亭承認烏東共和國獨立地位,可為將來公民自決與加入俄羅斯聯邦做準備。

美國總統拜登不斷提醒世人俄軍進入烏克蘭的呼籲在冬奧後實現,法德兩國穿梭外交也未發揮功效,當前歐洲安全局勢似乎已走向對抗的傳統老路,新冷戰的幽靈已經在歐洲大陸再現。

可預見接下來相互制裁將會是首要手段,美國將重新與歐洲國家合作,親俄的西方國家將回到美國陣營,普亭正進行一場豪賭,這場賭注籌碼越下越大,賭金很誘人,但代價也很高昂。

難道沒有回頭路了?

未來烏克蘭危機將朝向下的惡意螺旋模式發展,如果沒有決心採取終止相互報復的作為,那麼局勢惡化的現象很難停止,但烏克蘭危機有沒有可能回復和平呢?

從過往經驗來看,目前烏俄局勢與一八一四年維也納會議的補償原則極為相似,要取得俄國妥協,一個可能的情境是以補償作為代價,不過此代價無論如何不可能讓西方國家支付,補償只能以烏克蘭主權完整作為代價,這一點應該值得台灣各界多加深思。
季青漫畫

季青漫畫

Bac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