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:::
  • 首頁
  • 興新聞
  • 【媒體報導】王升陽:打造產業鏈 尋找馥郁臺灣特有香氣:國產精油檢測中心穩健產業發展

【媒體報導】王升陽:打造產業鏈 尋找馥郁臺灣特有香氣:國產精油檢測中心穩健產業發展

更新時間:2024-03-15 13:56:24 / 張貼時間:2024-03-15 13:50:29
興新聞張貼者
單位秘書室
新聞來源豐年雜誌
998
稿源:2024-3-15/豐年雜誌/撰文/段佩妤、余麗姿、攝影/吳尚鴻

小小一滴森林精油,需要1公斤木材萃取;提煉1公斤香杉精油,需要使用500公斤木材。一瓶精油,蘊含一大片滿滿森林力。農業部林業及自然保育署近年投入研發木土森林植物精油,與中興大學森林學系終身特聘教授、循環經濟研究學院院長王升陽合作,打造精油產業鏈,起步從2023年4月成立「國產精油檢測中心」開始。

「臺灣的精油賣到國際市場,要符合國際行銷的貿易規範,我們要出一些安全憑證,精油組成的成分是什麼?這樣才會賺錢,才能有產業。」王升陽說,臺灣要推有特別功效與特殊成分的產品,才有機會,香杉、土肉桂、黃荊、臺灣杉精油就是很好的代表。

「我是研究天然物的。」王升陽的研究領域為天然物化學、木材化學、植物代謝體學、天然藥物開發,他的學術舞臺以天然代謝物為核心,如樹幹向四面八方延展,精油的研究與開發是其中的一個分支。

萃取實用芳香物質 天然物與現代生活緊密相連
精油為天然物(natural product),更確切的說是植物所製造的「次級代謝物」(secondary metabolites)。代謝物是指生物在代謝過程中產生的化合物,次級代謝物並不直接涉及植物的生長發育,但通常能發揮防禦、競爭、抵抗逆境等其他與維持生命現象不直接相關的功能,在植物的自我保護與繁殖中發揮重要作用。

次級代謝物通常具有多樣化的化學結構,並且具有多種生物活性。這些化合物可能具有抗微生物、抗氧化、抗菌、抗蟲、抗癌等活性,因此在醫學、農業、食品工業等領域具備廣泛應用價值,例如可用於皮革鞣製等廣泛用途的鞣素(單寧)、能夠提振精神的咖啡因、帶出可樂類飲料香辛風味的肉桂醛,都是日常生活應用植物次級代謝物的實例。

精油是從植物萃取出來的揮發性芳香化合物,同一株植物在果實、葉片、花瓣、莖幹等不同部位能取得的精油成分也不盡相同。人們也會依據精油特性、萃取率等因素挑選想利用的部位萃取。由於精油的天然特性得到廣泛應用,王升陽表示,「目前已知約有3,000種精油,其中大概有1/10具有商業重要性,特別是對於食品、藥品、化妝品、農藝、衛生和香水工業。」

古老產業潛力無窮 技術門檻低、用途廣泛
人類利用精油成分由來已久,羅馬、埃及、巴比倫、印度……到東亞周王朝等諸多古文明均可找到薰香、香膏、香粉、香油等使用紀錄,應用在醫療、美容、宗教儀式。王升陽以古埃及文明為例,木乃伊的裹屍布可驗出多種香料、精油成分,「你可以想像,在那個時候就有運用精油的紀錄,可見精油的生產不是多麼新穎的技術。」西元前的中東地區已有原始蒸餾技術的紀錄,蒸餾精油的信史最晚從中世紀前期開始,「精油其實是個老產業。技術門檻低,就是蒸餾萃取。」

臺灣也曾是精油大國,日治時期樟腦出口名列世界第一,1950年代香茅油的出口更在全球名列前茅,當時與薄荷油、樟腦油,均曾為我國賺進外匯的重要農產品之一。1968年後,因化學合成技術發展,天然香茅油不敵化學合成者,天然植物香氣漸漸淡出。

1996年國內引進芳香療法,相關精油產品逐漸為民眾所知,而精油的最終用途其實跨越許多產業,需求不斷增加,包含食品和飲料、個人護理、化妝品及芳香療法等。據英國諾丁漢大學名譽副教授Immo N. Fiebrig編著《醫藥生態農業(Medicinal Agroecology)》指出,全球精油市場規模已超過1百億美元,自2017年後至今的全球精油產量增長超過1倍。王升陽認為,精油固然是迷人的產業,也具有發展潛力,但卻不是每個國家、地區都適合投入。

面對西方精油當道,臺灣精油如何推進?「瓶頸不是我們東西不好,而是說,你要把這個產業鏈弄出來。」王升陽語重心長地說。

原料、人力、品牌 打通三大節點才有產業鏈
王升陽說,第一個問題是原料來源。土肉桂精油問市後,那土肉桂的原料呢?「他們現在1公斤葉子賣到600元,然後蒸餾出來一滴精油賣,1cc精油要賣100、200元,才夠成本了,那這樣怎麼推動啊?」目前有生技業者洽詢王升陽開發土肉桂保健產品,業者需要土肉桂純露,他協助幫忙媒合雙方,1公斤葉子以300元賣給廠商。

「又例如香杉這支精油,有業者問我,要到哪裡找到精油原料,日本一次要買12公斤,1公斤的木材只能萃取2cc精油,現在對方一次要進口12公斤精油,計算下來木材就需要6公噸了,那個量要夠大。」

王升陽回憶,早期福森永續要萃取柳杉精油時,他們願意以1公噸8千元買柳杉葉子,但要有人願意去採集樹葉。除了原料能否足夠供應,採集原料是第二個問題,需要有人去採、去操作。

第三個問題品牌和定位,「產業要能往下做下去,一定要有一個可以賣得出去的點,也就是具有特殊功能性的精油」。王升陽說,不需要和國際上的成熟產品,比如薰衣草精油競爭,臺灣比不過人家,因為他們的量「太恐怖」了。「把臺灣精油賣到國際市場,要有代表性的產品出來,不用多樣,只要一樣、兩樣就好。」王升陽以臺灣特有種的香杉為例,中部地區包括南投跟臺中都有,臺大實驗林也很多,中興大學惠蓀林場也有,有建立產業的潛力。

除了供應鏈的問題,精油品質控管也不容易。王升陽說明,由於不同地區的種植和生產條件不同,精油的品質和成分也會有所差異。此外,存在一些低品質或偽劣的精油產品,可能損害整個產業的聲譽。本土精油產品長期以來缺乏檢測與認證機制,是精油產業穩健發展的痛點之一。

國產精油檢測中心助益品質管控 2024前半年可望取得TAF認證
精油是由複雜的化合物、混合物所組成,並含有多種濃度不同的成分。精油成分也取決於萃取技術、風土條件、栽培情況。王升陽說,「精油的鑑定是困難的,因為要有種類足夠的標準品,也需要參考各項數據、累積夠多的經驗才能夠精準鑑定。特別是臺灣的特有種,比方香杉、臺灣杉,別的國家沒有,就買不到標準品。在這種情況下,要能夠得到國際市場的認可,我們就必須有能力做檢測跟認證。」

這是「國產精油檢測中心」的第一個使命,透過色度計、旋光儀、氣相層析質譜儀等多項專業檢測儀器,並制定標準作業流程進行專業檢測,協助消費者、研發單位、廠商確認產品成分。

國產精油檢測中心於去年揭牌運作,王升陽團隊表示,目前以林業保育署的地區分署申請檢測較多;例如土肉桂有很多不同的品系,不同品系的成分會有一些差異,分署會想了解目前萃取的土肉桂品系屬於哪一個類型,如果肉桂醛比較多,會有更好的經濟效益,就可以產品化。目前一個月有4件到8件左右。同時國產精油檢測中心今年已向財團法人全國認證基金會(TAF)申請實驗室認證,預計今年6月前會完成通過。

王升陽認為,雖然很多植物都能萃取精油,但是找到能夠代表臺灣的本土香氣至關重要。「想要把臺灣的精油賣到國際市場,那就必須符合國際貿易的規範,像是成分檢測、安全憑證等,可以證明精油成分,這樣的銷售方式才有機會賺錢,才能夠有產業。」

香杉精油近七成雪松醇 下支精油鎖定臺灣杉,黃荊具潛力
「香杉不錯!」王升陽首推香杉。香杉為臺灣特有種,「香杉在臺灣還有蓄積量可以發展,次級代謝物具多功能性,並且含有很好的抗菌成分。」香杉分布於海拔1,500至2,300公尺間,香杉精油的香氣主要來自雪松醇(Cedrol),雪松醇存在於針葉樹的精油中,尤其是柏木屬和刺柏屬。

王升陽說,「在別的精油裡雪松醇含量大概是20~30%,在香杉精油則高達70%,是主要成分,很特殊。」不同產地的香杉精油,其成分組成會有所不同,例如在越南的研究就發現越南產香杉心材精油的雪松醇約11.2%,雪松醇所占比例與臺灣產的香杉精油相差很多。

早有研究證明,雪松醇有益於中樞神經的調節,具鎮靜作用,有助減輕焦慮和壓力。王升陽研究團隊也發現,香杉精油可以有效抑制「樹癌」褐根病菌,研究顯示雪松醇可能為香杉精油的有效抗菌成分,香杉精油多功能性也在生髮、抗癌細胞等研究上發現應用潛力。在香氛與品味當道的現今消費市場,王升陽強調,「重要的是它也很香,顧名思義,香杉就是讓人聞起來覺得舒服的那種味道。」

王升陽團隊的下一支森林精油,鎖定臺灣杉。臺灣杉精油具優良抗菌活性,而且對居家環境的室塵蟎具有極強的抑制力。以香杉與臺灣杉為例,王升陽強調,「要推國產精油,就要推有特別功效與特殊成分的產品。」

除了森林樹種,去年底王升陽剛完成「黃荊成分研究及其保健活性開發」成果報告書,力推黃荊產品開發。

他說,黃荊(Vitex negundo),又稱聖潔樹,以屏東分署所在地區的高雄六龜、屏東潮州、屏東恆春三個地方的黃荊精油,主要成分含量最高皆為β-石竹烯(β-caryophyllene)。β-石竹烯會與大麻素受體產生結合,有助於舒緩神經,並可透過降低氧化壓力和穩定粒腺體,保護神經系統。因此,黃荊衍生產品開發,選定β-石竹烯成分具有舒緩放鬆效果,開發黃荊精油溫熱眼罩和黃荊舒緩按摩油共兩款商品。王升陽說,「我只要搭高鐵就會使用眼罩,它就是一個發熱,讓你的眼睛會比較舒服。」

研發能量俱足 未來應提升精油行銷與推廣
臺灣不僅擁有許多特有植物,研發技術也不落人後,但即使穩定供應鏈層層環節,末端銷售才是分出勝負的戰場。王升陽說,「講到最後,還是包裝行銷要出力。」他認為這是臺灣精油產業未來發展亟需提升的關鍵能力。

從植物生理、文學藝術取材聯想,王升陽總是能夠捕捉香氣與品牌定位的連結,臺中分署的「玉桂出雲山」名稱就是他的點子。「真的很有趣啊,土肉桂的名字叫玉桂,那為什麼叫出雲山呢?因為它在出雲山出來的嘛,所以我就想玉桂出雲山,看起來好像很玄妙,整個系列都叫玉桂出雲山。」

「土肉桂就是初吻的感覺!」王升陽說,肉桂的英文名字叫做Cinnamon,在古典英文裡面「My cinnamon就是我心愛的,我的甜心的意思」。《香料共和國》電影中描述肉桂像金星,金星維納斯是最美的女人,「所以肉桂像女人一樣,又甜又辣。」他認為產品要善用故事化形象包裝,再讓消費者進一步了解,「要先有產品出來、可以用,再來是消費者買回去真的會用。」

王升陽指出,精油的日常使用學問多,方式百百種,「比方清潔,可以把有殺菌成分的精油滴在抹布上;比如咳嗽,塗抹桉樹精油,會有止咳的效果。」唯有將精油商品的知識推廣給消費者、融入生活場景,才能夠從消費端推動產業的發展。「你要做本土精油,就要有這種知識,要教消費者使用,大家才會用,不然我幹嘛去買你的香杉精油、柳杉精油呢?」

剛出爐國科會「傑出研究獎」得主 落實循環經濟將打造綠電
中興大學森林系創設於1919年,歷史悠久的系館結構複雜曲折,如林木枝幹交錯延展,走道上貼滿科學研究成果、堆滿研究儀器與資材。王升陽集研發、政策、產業於一身,近期榮獲國科會「傑出研究獎」,他開心與我們分享獲獎心情,半開玩笑的說自己是憑藉著「為了國家、為了民族」的使命感,一再投入精油產品的開發與研究。

協助開發精油產品外,王升陽還要發電,將蒸餾完精油的剩餘木材,轉換成可以利用的能源,如同他的口頭禪,「為了國家、為了民族」,甚至未來目標在中興新村蓋一個綠電電廠。
王升陽認為臺灣森林精油已有具特色、品質的產品原料,只要進一步健全產業鏈,未來可朝國際發展。

王升陽認為臺灣森林精油已有具特色、品質的產品原料,只要進一步健全產業鏈,未來可朝國際發展。

香杉是臺灣特有種,不僅香氣迷人,香杉精油的機能性也有待開發與推廣。(圖片提供/王升陽)

香杉是臺灣特有種,不僅香氣迷人,香杉精油的機能性也有待開發與推廣。(圖片提供/王升陽)

精油鑑定主要透過氣相層析質譜儀(GC-MS)進行化學成分分析。王升陽強調,成分的鑑定除了要有滯留時間(retention time)的數據外,還要有如Kovat’s index(KI)的計算,最重要的是要有標準品的確認,這三者缺一不可。

精油鑑定主要透過氣相層析質譜儀(GC-MS)進行化學成分分析。王升陽強調,成分的鑑定除了要有滯留時間(retention time)的數據外,還要有如Kovat’s index(KI)的計算,最重要的是要有標準品的確認,這三者缺一不可。

Back